2016年1月3日 星期日

FORCE 學員分享→ 教練 : 秉學 / 學生 : 謝芳君







我是一個42歲,兩個小孩的媽媽。 
我開始接觸到一對一教練課時,是因為我家老爺失心瘋買太多堂數了。他要我幫忙消化一下。結果,這一上,就完全上癮了。 
我的教練是鄒秉學教練。 
一開始上課,我們就吵架了。 
因為他講幾個觀念,讓我非常不認同,但是,這幾年下來,他說的,一一得到了印證,我是心服口服的。 

當初,他說了: 
一、運動,會讓你心身愉悅、身體健康,但是,不見得能讓你減肥(減肥跟飲食習慣比較有關係)。如果你把運動這件事情,像睡覺、吃飯、刷牙那樣子的持續做下去,不知不覺中,你就會「順道」達到減肥的目的。 

(那時候,我心裡OS著:我來運動就是要減掉生了兩個小孩的肥肉,不然我來運動幹嘛) 

二、你要找一個你喜歡的活動,像路跑、騎腳踏車..之類的,以它目標去訓練,這樣你才能看到你的改變。不要關在健身房,一直猛練、猛練,你會失去動力,越來越枯燥的。 
(那時候,我完全聽不進去,滿腦子只想要人魚線、馬甲線的。) 
三、訓練的目的是要強壯你的肌肉,讓它來保護你不受傷,讓你可以從事你喜歡的活動。 
(哈哈~~我心裡OS想:運動,我天生就會運動,何必要學呢?) 
理念上,完全不合。難怪,我們會吵架吧! 

一開始,我的課程,大多是重量訓練、肌耐力、還有NTC。因為我想要減肥,所以,鄒教練給我很多的燃脂的課。我依然故我地夢想著人魚線、馬甲線,不時還會對教練發牢騷:為什麼我都沒有瘦的感覺? 
鄒教練是一個非常不苟俗的人,面對像我這樣煩人的學員,仍然有他自己的堅持的作風。他有時會給我白眼,有時念我兩句,但是,對於訓練上的要求,卻絲毫不鬆手。 
在2014年我接觸了登山的活動,在2014年的九月份,我登上了人生的第一座百岳:雪山主峰(3886公尺)跟東峰(3201公尺)。 
我愛上了爬山,教練課的訓練,也才找到了真正的方向。 
在一對一的教練課裡,我總是會回饋爬山的種種狀況,覺得自己哪裡酸、哪裡痛,教練會針對我的需求,在課堂裡做出調整,加強訓練比較弱的肌肉,調整我的體能,他會觀察我的狀態,推薦我去上某些團體課程,會詢問我的飲食情況,會建議我多吃什麼,運動完該吃什麼。 
我經常在3000公尺以上的高山鬼混,時常要背負12公斤~15公斤重量、要夜攻、要攀繩、要8~10個小時以上的長時間徒步,優異體能跟適當的裝備,是唯一能確保我安全下山的工具。 
一對一的教練課,針對了我的需求,隨時做出調整,精準又快速地增進我的體能狀態。2015年我在閒暇之餘,攻下了11座百岳,兩趟古道之旅。 
尤其在2015年12月中的能高越嶺,我們自組團從台中屯原進入,計畫從花蓮的銅門踢出去。全程大約26.5KM,並不長,但是,翻越中央山脈,進入鮮少人跡的東段,面臨到山路坍方、樹木倒塌、碎石坡、岩石的外露,增加了行走的困難度。 
這時候,教練幫我做的動態負重跟重心轉移的訓練,就發揮無比的作用。越能走得輕鬆,在長途跋涉裡,就越能好好地欣賞到人煙罕至的美景。尤其,在下坡路段,對於有荷重的我們,又要下切、又陡下,或者不斷Z字型下坡,都是很燒膝蓋,但是我很少用護膝,因為股四頭肌訓練的很好。 


教練以前說的第一條,印證了。我的兩側有漂亮的人魚線,生過小孩的鬆垮垮的肚子,也漸漸歸位了。除此之外,我越來越能單純地享受運動帶來的快樂、紓壓。 
第二條,也印證了。爬山,讓我更愛上健身房,上教練課。因為感受到每一趟的百岳,自己都變成更不一樣。 
第三條,也印證了。教練課打下的好基礎,讓我上團體課時,可以運用到該運動的到肌肉群,而不再一味是「樣子像,但是,肌肉完全沒練到」的窘境。 

會想把自己的心得分享出來,其實,是想跟我的教練說一句話: 
『教練,對不起,我錯了,你說的,是對的。』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